新闻资讯

12年剑指实体瘤!新型CAR-T联合疗法治疗卵巢癌带来惊喜

CAR-T细胞疗法是目前国际最前沿的肿瘤治疗方法之一,通过从人体血液中提取T细胞,应用基因工程技术将其变身为能识别并消灭肿瘤的CAR-T细胞,再将其输入患者体内进行治疗。

 

此法在治疗血液肿瘤中已获成功,但在治疗占恶性肿瘤90%以上的实体肿瘤上却作用受限。针对这一棘手的问题,国内学者积极地开展了关于新型CAR-T疗法治疗卵巢癌的临床研究,12年磨一剑,其研究成果更是令人惊喜!

 

重磅!世界首例自分泌PD-1抗体 CAR-T细胞联合疗法治疗复发实体瘤临床报告!CAR-T白泽剑,剑指实体瘤!

 

无进展生存5个月,生存达17个月!新型CAR-T疗法成效显著!

 

2月18日,国际一流学术期刊《癌症免疫治疗杂志》刊登了关于中国医学研究者采取CAR-T自分泌PD-1抗体用于实体肿瘤治疗的研究成果。临床数据显示,一名晚期难治性卵巢癌患者采用这种治疗手段后,无进展生存5个月,生存达17个月。

 

 

此文也是国际上第一篇使用CAR-T自分泌PD-1抗体用于实体肿瘤治疗的临床数据文章。研究者介绍道,目前已经有多种CAR-T细胞疗法可以在血液肿瘤的初始治疗中达到100%的初期缓解率,对于复发弥漫性大B细胞淋巴瘤(DLBCL)患者中,第5年时46%的患者可达到完全缓解。

 

因此,对于CAR-T细胞治疗技术而言,能否有效地攻克实体瘤是肿瘤治疗的核心关键!目前最核心的难点就在于找到合适的靶点和解除肿瘤微环境对于CAR-T细胞的抑制,那么到这里不得不提到的免疫疗法就是PD-1/PD-L1抑制剂。

 

PD-1/PD-L1抑制剂对PD-1的阻断作用可以显著增强CAR-T细胞的抗肿瘤功效和反向免疫抑制。在该研究中采用的是阿帕替尼(Apatinib),这是一种有前景的抗血管生成药物和小分子血管内皮生长因子受体-2(VEGFR-2)酪氨酸激酶抑制剂。经过多线治疗后已用于晚期胃癌,非小细胞肺癌,乳腺癌和卵巢癌。此外,抗血管生成剂与免疫疗法的结合还改善了实体瘤的疗效。

 

在这项研究中,化疗失败史的卵巢癌患者接受了与阿帕替尼组合的两次αPD-1-meso CAR-T细胞输注。MRI观察到肝转移结节的协同抑制作用。该患者获得部分缓解,生存了17个月,并有轻微的副作用。结果表明,CAR-T细胞与阿帕替尼的组合将成为治疗晚期/难治性卵巢癌的新治疗方法。

 

 

病例赏析

 

接受治疗的是一名54岁的晚期卵巢浆液性腺癌女性患者,她初次接受的是紫杉醇联合顺铂化疗(8次),后续接受吉西他滨加奥沙利铂(4个周期),疾病稳定;然后不幸的是检查出肝部新病变,在接受阿帕替尼治疗后疾病稳定。

 

但于2018年10月肿瘤复发,经过免疫学检查后患者符合研究指标,患者要求加入免疫治疗,并且于2018年12月首次接受PD-1-meso CAR-T细胞治疗,2019年1月接受第二次输注。

 

 

图A表示的是检测到的血浆CA125水平。曲线从第一次服用阿帕替尼的那一天开始到免疫疗法的观察期结束,并显示在第2个月有所减少,在第8个月有所增加。两次CAR-T细胞疗法使阿帕替尼治疗2个月下降。

 

图B表示右肝叶免疫治疗前后两个转移性病变(粉红色区域)的变化。上图显示结节1(N1),下图显示结节2(N2)。

 

图C表示通过多模态肿瘤追踪系统确定两个转移性结节的直径。联合免疫疗法后,N1的直径从51.9毫米减小到39.1毫米,而N2的直径从19.4毫米减小到无法检测到。

 

通过CAR-T细胞自表达PD-1抗体,不仅可以打破实体瘤对于CAR-T细胞的抑制作用,也避免了PD-1抗体在体内扩散造成的不可控的副作用。相信随着CAR-T细胞疗法的进展,将有越来越多的患者从中受益。

 

夸克医药关注CAR-T领域的发展

 

关注公众号

关注公众号